模组与kp

发表于 2021-09-01  1.02k 次阅读


感谢您能百忙之中抽空观看本篇文章,这篇文章主要阐述的是一个关于我对模组与kp的关系吧,也算是有感而发?
我个人认为,对于kp来说,模组仅仅是一个框架,但现在市面上的模组分为两种,有自己核心内容的,与仅仅只是一个框架的。我们先来说说前者。
这类模组拥有自己的核心,也就是模组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比如某些胃疼日模啊,这里就不指名点姓了。他们想表达的核心,在模组写清楚了,这里就需要kp去帮他们阐述出来,按照模组的节奏去走,这种模组一般来说调查员的目的性会比较强,不容易脱团,所以应该说这种模组大多是线性叙事的模组,著名的就有那几个“新手团”比如常暗啊,毒汤之类的,特别是常暗,基本上相当于过cg了。一般来说这种模组限制性比较强,kp可以发挥的角度并不大,比如群星的终局,群星的终局也属于线性,也是属于那种带起来轻松的,毕竟基本上所有操作之类的作者都给你准备好了,结局也是既定的,这种时候kp作用感觉上就并不是很大了。所以我个人认为,比起这类模组,核心价值观很强烈的模组,比较适合新手kp带,因为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无法掌控的局面。但是这样就会出问题,跑团是kp与pl共同创造一个故事,而你故事都写好了,大家只是按照既定命运走去,那还有什么意义可言?只是开心?如果说的再过一些,你这样过cg还不如直接向火独行得了,kp都省了,所以我个人并不是很同意去叙述一个已经决定好结局与过程的模组。
另外一种就是基本上看不出什么核心,就是给你一套框架自由发挥,比如著名的卡森德拉,复足,让孩子们来到我身边等,之前看见一篇文章,大肆批判卡森德拉只是徒有其表,没有核心,但,真的如此吗?其实卡森德拉的核心早就想好了————你们什么也做不到,你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快离开这座小镇。这就意味着,调查员的结局只有be和ne,而并没有happyend。有的人可能会说,没有he,只能强制be的结局不是什么好模组。但是,你们考虑过“克苏鲁的呼唤”跑团本身吗?规则书上在前言明确写着:“保持恐惧,然后带你和你的小伙伴们一起前往由洛夫克拉夫特和他的朋友们创作的恐怖世界吧。”而洛夫克拉夫特本人曾说过:“人类最古老,也是最强烈的恐惧便是来源于未知的恐惧。”而卡森德拉很好的诠释了洛老的宇宙恐怖主义的一部分,即“在茫茫宇宙之中,人类的存在是渺小的”通过“知道了真相,也不能怎么样”这一行动,让调查员们明白一切皆为无用功,进而逃离这个镇子,因为他们知道了真相,破除了未知,但“人类就如同在一座无知的小岛上,不应该向着未知的大海扬帆起航”“宇宙的真理总是会让人疯狂”,见到了真相(扬帆起航)的调查员们,遇见了“疯狂”的真相(真理),即“他们什么也做不到”的真相,就如同枝头的不更鸟一般,谁杀死了它,又何妨?
而复足讲述的则是最为直观的————人性。在面对未知的恐惧时,你会如何应对?为了队友自我牺牲?为了活命抛弃队友?又或者是牵起所有人的手,立志达到全员存活?很遗憾。无论是什么选择,终将有一半人死在这。人性是残酷的————复足用几块石头阐述了这个道理。在这已然没有法律约束的酒店里,你的人性会让你如何抉择?这便是复足这个模组想要引出来的东西。复足的核心只有逃出去。胜者为生,败者为死,人性,不过如此。而在这里,kp所需要的就是,和调查员们在这有限的空间之中,上演最为华丽的凄惨故事————无论如何都会有人死亡的结局。强制be令人有所不齿?但只要故事足够美妙即可。在克苏鲁的世界里面,面对未知的恐惧而死亡,早已是家常便饭,如何死的有意义,那才是最棒的。调查员的退休?基本上不可能。染指过禁忌之物者,不要想有好下场,复足只是更简洁明白的阐述这个故事罢了。但故事,最终还是要看kp与pl的最终决议。
在我看来,跑团应该是一个由kp与pl共同创建故事的过程,而并非kp与pl被模组既定人生轨迹的过程。或许,大家的结局是一样的,故事的结局已经被定下,但是,在结局之前,我们还有很多事可以做————面对天灾,我们并非无能为力!即使最后的结局已经决定,但是,也可以由我们续写————故事的结局,由我们来决定!
就像kp可以脱离模组口胡,模组能够脱离kp吗?kp可以更改模组的结局,模组可以完全框住kp与pl吗?模组,只不过是kp与pl阐述故事的框架,因此我个人认为,核心内容少,或者扑朔迷离的,更容易说是好模组。而那些框太死的,不能说不好,但也不能说好,这点得看kp与pl可以构造出什么样的传奇了。所以,模组好坏不取决于内容丰富的,剧情华丽程度,而在于是否可以给kp与pl带来良好体验。模组不可片面直观地判断好坏,而是看各位kp与pl的感受。只要足够恐怖,未知,只要达到洛氏恐怖,宇宙恐怖的克苏鲁之核心,那么,它最起码不会是个差模组。言尽于此,感谢赏读。

投喂

ただは暇な人です。